Search
  • viiijasmine

心裏的藝術


今晚非常囉嗦。

因為那些對我投以羨慕的眼神,覺得會畫畫真的很厲害的喜愛讓我覺得很困擾,而每當有人說「我沒有畫畫底子/我畫畫真的超差的」我都蠻想翻白眼。藝術從來沒有將人拒於門外,打開排他性的是你本人。只要你想,我很願意一起去學習。大部分來找我上工作坊的人,都不是熱血得要走到這行業裡,所以我的責任在於讓你感受畫畫這種藝術模式並不像你以往在香港的爛教育之下所認識的那樣困難。

你若是要像我一樣全身投身到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行業,相信大家會提醒你有多苦但也沒有多少同業會不讓你上擂台。上了之後要怎樣繼續下去就是你自己的本事。但這種本事並不指技巧,是你自己。你的熱誠,沮喪,了解,投放,感受,分享,行動力。這總總帶領你走自己的路,自己的路不是單飛比較紅的意思,就算是一個團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這個籠統的說是「個人風格」。

說到個人風格,想起有許多認識多年的朋友感覺「張嘉敏不一樣了」,但對於我自己來講這一切是在撈自己的底,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我是誰?」的過程。對於我來說,長大不是一個去程的模樣,往前走去發掘自己未知的一面,更多的應該是用前進的腳步但往回走的心態,發現的是根本的自己,然後個人風格就來了。(就像我回程迷路的時候,我會回頭看自己是怎樣走來的,回想一路的景色)當然在找到之前,會有很多臨摹作品,也會有很多爛作品。但不要緊,也不要害怕展現在他人面前,分享與交流很重要,一味自顧自的臨摹其實你只是影子,怨天尤人的嫌棄那些不滿意的作品也不會讓你知道怎樣去修正。你有困難不妨說出來,起碼我認識每位藝術圈子裡的人,都很願意成為彼此的同行者。

實際進行創作,我想大部分人在創作前即便沒有想好一個要表達的訊息,也應該有一個虛無又難抓住的感覺想要釋放,很多人都希望有人懂自己的作品,但這個「懂」是應該在作品中就淺白的流露,還是隨自己的心意去發揮呢?

而我在創作過程中並沒有理會到觀眾的感受與吸收。要相信作品本身的感染力已經有許多訊息,而非要去額外的營造。這個道理,我是在幾位好朋友身上學習來的,他們的作品我都很欣賞,尤其在行動力上讓我自覺慚愧,我了解到有心無力的不全因為技巧的短拙,而是自身的投放。剛起步的時候就是因為太介意如何去感動別人,所以忽略了作品本身的表達,然後我連自己也感動不了的時候就進入了幾乎崩潰的瓶頸。後來,光是整理自己的思緒就已經花了我九成的力氣才沒空理你們......

村上春樹先生在《身為職業小說家》裡說道:

//接受專訪時,會被問到「村上先生想為什麼樣的讀者寫小說?」每次我都會猶豫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因為我本來就沒有特別為誰而寫小說的意識,現在也沒有。

//為自己而寫,我想某種意義上這是事實。

//而且我想其中可能也含有「自我療癒」的意味。

然而,那天有人對我說:我想畫得像妳的作品一樣,做得到嗎?......為什麼要像我一樣?你92年6月8日出生嗎?你爸姓張嗎?你身高158?你讀商嗎?你晚餐吃海鮮雜菜煲了嗎?沒有的話你怎麼能像我一樣有著我的經歷,然後將感受在畫畫這個媒介有形化的表達出來。

心裡還有很多囉囉唆唆,但想去睡了,所以我的自由意志並沒有強迫要去好好的為這篇不知道多少字的文收尾。最後推薦大家去讀上面引用的書,我沒有讀到村上春樹先生其他的作品,只有這本而且未完成。

配上一幅囉嗦前夕畫的水彩畫,也許命名它為《女人心深似海啊》也不錯。 晚安。


51 views
  • Instagram Black Round
  • YouTube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