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viiijasmine

沒有人


今天忙碌過後回到工作室,很安靜很安靜,時鐘的滴答很清楚很清楚。兩年前起秋的時分,剛開始全職畫畫,一個人在工作室生活的日子,跟今天進門的心情有點像。

打開門,

沒有人在等我,只有畫,

沒有人在講話,只有歌,

沒有人陪我吃飯,只有網絡,

沒有人陪我畫畫,只有顏料,

沒有其他呼吸,只有像雲霧一樣的煙。

但是,

我有意欲。

黃仁逵先生在他的散文集中寫道:

論畫作為一種表現手段,無疑十分「個人」—你自己不動手畫,旁人無法代勞,從「0」到「1」從「無」到「有」,完全自把自為自生自滅,在這個過程裏,一切決定一切擔當,唯畫者本人,你能夠/願意/敢於怎樣畫,就怎樣畫。

過分的繪畫人會認為創作一事十分孤絕,一個個孤魂野鬼,在荒原上盪來盪去,十分憂感,世上只有過一個叫梵高的,能將孤絕繪成圖像,可是他的下場太悲慘,不學也罷。創作於醞釀創作的靜寂其實最可貴,人有多少時候能夠靜靜地製造自己印證自己:將個人「不可見」的成分變成「可見」的?作品出來了,繪畫人才能開展他的社群生活,是畫把他重投人間,像「人」一樣吃喝睡拉,對別人評頭品足也能讓人讓別人評頭品足,一切如繪畫之前一樣。將「0到1」看作自塑過程,你就沒空去「孤絕」我懷疑傷感繪畫人只是害怕自處,一幫人聚到一塊談畫論藝,人人都有見地,回到自家畫室,馬上又愁苦了起來,這些不幸的朋友最愛說一句話:「畫是為了自己而畫的!」「發表與否並不重要,繪畫是純粹個人抒發。」要真是這樣,你該為孤絕而高興,趕緊畫點什麼討好自己,不過要是一個人連為自己做點事也不平靜,他大概還未知自己喜歡甚麼吧?

節錄-《放風-閒聊與忙碌 黃仁逵》

是的,所以現在能夠安安靜靜地畫畫是難得的平靜與平淡,比以往的我更接近自己。

(待續...)

*原來電子月報有免費數量限制,超過3封要付月費,這已經是本月第3封了 2018.10.09

viiijasmine


0 views
  • Instagram Black Round
  • YouTube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