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給11月

某夜朋友吃飯喝酒,他讓我少抽一點煙(我其實真的抽很少很少),生活並沒有壓力大得需要抽菸去緩衝的這個藉口,我還很記得剛開始抽菸,是為了能夠幼稚地殘留喜歡的人的氣息在自己嘴巴裡,現在是在那些讓人窒息的時刻,有一根煙的時間讓自己好好地深呼吸,聽起來還是有點中二,但真的,所有的對話要麼就在餐桌上那一頓飯的時間之長而細膩,要麼就在一根煙的時間內短而深刻。

杜象說

Quand la fumée de tabac sent aussi de la bouche qui l’exhale, les deux odeurs s’épousent par inframince.

我說我的11月就是inframinc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