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記

回到實驗的那個步驟。 「要將隨心的事formulation,從來都是不容易的。」我曾這樣說。 趁著新的關係給予的舒適與穩定,將整個人的狀態緩和得平和之際,這大半年來由得自己胡亂的畫畫那個狀態要開始收斂,我想現在才是真正的海綿期。或許說大家都在任由我的自由意志竄出來,由得我失控由得我崩潰由得我自己消化,然後「平靜」。我在外層看著你們在內層裡守護一個核心。 你們也許覺得我出爾反爾,因為我每一刻都在跟學生說「你們要隨心而去」,但我不一樣啊。我只有控制得了自己的狀態再而掌握好每一個技巧,才真正達到「天人合一」呢。 因為,藝術是我這一輩子的使命。 這樣,才算得上是「自由意志」。
  • Instagram Black Round
  • YouTube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