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8

在開始之前,先來聽聽今晚為你們挑選的曲目。

以很想食韓國水冷麵的心情開始這一篇。

其實我很多時候都想寫些什麼,不過還是很常只寫了一半,就覺得好像已經抒發了就沒有繼續寫的必要,然後也覺得沒有人會喜歡只有一半的內容,就放棄沒有寄出。不然今天真的試著隨手寫(雖然這樣就破壞了希望自己可以有條理的想法-____-,但也總比沒有好一些些。)

  • 這段時間總是忙碌著電郵來電郵去,有時候我不是很會難捏電郵的語氣,總覺得應該要正式一點有禮貌一點,不過現在大家都好像用得很輕鬆似的。
     

  • 過去三天的音樂節有不開心的時刻,也有很多開心的時刻,特別是我這個很難約的傢伙見到了很多很多朋友,好開心和你們握手擊掌擁...

October 22, 2018

上回講到:

「是的,所以現在能夠安安靜靜地畫畫是難得的平靜與平淡,比以往的我更接近自己。」

然後發現電子報只能讓我免費發出3封,但我很想要繼續,所以還是付費啦,哈哈。

前陣子在整理檔案的時候,翻看到這張照片,是一幅使得我重新畫畫的臨摹作品。

而這一幅駱駝畫,出自韓國演員兼藝術家민송아的手筆,「沙漠遊牧民族,晚上會把駱駝拴起來,早上就解開繮繩,即使這樣駱駝也不會逃走,因為牠會記得被拴在樹上的晚上,就像我們會記起過去的傷痛一樣,會拴住現在的我們。」有的人說,這畫是一場與創傷的對話。

 

前陣子偶遇好友,彼此問候。好朋友聽見我說「很久沒有畫畫了,沒有什麼感受,沒有什麼特別想說」,她笑著反問我是不是需要...

October 9, 2018

今天忙碌過後回到工作室,很安靜很安靜,時鐘的滴答很清楚很清楚。兩年前起秋的時分,剛開始全職畫畫,一個人在工作室生活的日子,跟今天進門的心情有點像。

打開門,

沒有人在等我,只有畫,

沒有人在講話,只有歌,

沒有人陪我吃飯,只有網絡,

沒有人陪我畫畫,只有顏料,

沒有其他呼吸,只有像雲霧一樣的煙。

但是,

我有意欲。

黃仁逵先生在他的散文集中寫道:
 

論畫作為一種表現手段,無疑十分「個人」—你自己不動手畫,旁人無法代勞,從「0」到「1」從「無」到「有」,完全自把自為自生自滅,在這個過程裏,一切決定一切擔當,唯畫者本人,你能夠/願意/敢於怎樣畫,就怎樣畫。

過分的繪畫人會認為創作一事十分孤絕,一個個孤魂野鬼,在荒原上...

October 6, 2018

*圖為少女埋首小被被呼吸的情境

身為有自言自語習慣的人,電子報可以讓人盡情地將碎碎念和少女心事寫出來。偶爾寫寫藝術,偶爾分享音樂/電影,偶爾講講趣事。電子報的感覺比起Facebook良好。


開始在這邊寫手記,其中一個原因是想要練習思緒整理。自從開始畫畫,就有了文字紀錄的習慣,不過每每重讀都覺得自己真是一個非常有頭無尾的人,才會有很多雜亂的想法一直在腦袋裡面打架吧.......

本來昨天晚上已經開始寫第一篇手記,可是今天回家,進房第一眼就看見我的「小被被」,所以很想聊聊它。

身邊有好些朋友都有「小被被」作為自己的慰藉物,記得一次回家,發現小被被不見了,媽媽騙我已經丟了的剎那就忍不住哭了。在國外留學...

October 5, 2018

你好嗎

從今天開始,我也加入了電子報這個行列
雖然說之前也會偶然在這裡寫寫隨筆手記,但在訂閱了好些欣賞的創作人電子報之後,那種期待的感覺使我著迷,是安慰物。我想,對我來說,是一封又一封的創作手記,睡前的安眠藥。我在幻想著,會不會有人「回信」呢?

今天早上,被日曬和涼風喚醒,緩緩地梳洗過後,又開始了編織。編織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在「生活」。


這是我近期最喜歡的活動,重複的勾織,清空的腦袋。心裡面只會數著數「1針,2針,3針...」。學習編織不是一場偶然,是打算,打算著沒有在畫畫的那些空白,打算好老了的時候,除了畫畫還可以享受著的事情。

長大很好,平淡很好,空白也很好。

希望30歲的時候,可以悠然優雅地生活...

Please reload

  • Instagram Black Round
  • YouTube - Black Circle